远方的梦想联合创始人王海平-有机食品,,SGS检测合格的有机农产品,有机食物

我们的愿景 到2032年,让1亿家庭吃上有机食品

溯源有机红枣

2023-10-10分类:其它 阅读:108

种有机枣的升级打怪之路

初生牛犊不怕虎,刚毕业就心头热冲进沙漠开荒的高展,碰到的当头棒喝是:那块地,拿到农科院检测,土壤有机质含量竟然只有0.3,这是什么概念呢,天上飞过一只鸟,拉了一粒屎,就这样的一个有机质含量可能也比那片沙漠还要高。好在心头正热,拥有碰到问题就解决问题的干劲与雄心,就选择种绿肥养地。刚开始两三年种紫花苜蓿,紫花苜蓿根系比较发达,也比较耐贫瘠,也是一种非常好的牧草(圣牧在乌兰布和就种了很多紫花苜蓿),草种起来了,就吸引当地的牛羊来吃,紧接着引昆仑雪水过来浇灌,经过近三年的慢慢养地,绿肥养地,这块土地慢慢可以种植了。

土壤太贫瘠外,还有水源在沙漠里也是极度缺乏,好在地处昆仑山脚下,用引水渠、打深水井,一部分是用雪山融化过来的水,一部分是雪山水沉积到地下的地下水,打几百米深井。水源也慢慢解决了。这里看似最轻描淡写解决,却也是日后差点令高展崩溃的迄今为止的最致命一击。

像天山外来客那般降临到雪山的高展还碰到的一个头疼问题是:那个地方没有一个汉族人,维吾尔语听不懂,就从若羌请了个翻译,同时自学他们的语言,教他们汉语,慢慢摸索在这里扎根、融入的生活方式。


跟着高展种地的农民,他教他们怎么去管理,教他们思想,教他们汉语,后来都当村支书第一书记,无形中也在培养人才,高展可开心了。所以你可以想象那里曾经的落后程度。

2012年,看着逐步丰润的土地,终于可以开始种枣了。想着来一个快马加鞭,马上见到郁郁葱葱的枣树林。天真的高展天真地买了现成的树苗,想用大一点树苗换时间。却忽略了沙漠:它是完全不保水的,水全漏掉了。200多万,1600亩地的树苗,因为太干旱,种上去之后全部死掉了。

第二年重新来过,就乖乖去买种子,这回,又碰到了一个老乡,说他体量那么大,种子需求大,帮他介绍种子,给他出厂价,感激过后,这一年的冬天,竟然发现种下去的枣全部冻死了。百思不得其解的高展前去前往中科院请教,方才得知,它种下的是南方的酸枣,也就是说,这位热心的老乡,给他的是南方的酸枣种子,是过不了冬的。


第三年,这次,真的老老实实从农科院买种子了。

种子问题解决之后,好不容易长出小苗苗、满地有绿芽的欢喜,却迎来了沙尘暴,沙尘暴过处,枣苗无安生。好在,沙尘暴后,可以马上重新补,每一次的困难都是一次心与智的磨练,这回又聪明了一步:拿大的育苗杯,把苗全部罩起来,再拿树枝插到地里面,固定好杯子,等苗长大了耐沙尘,再把杯子拿掉。

单是从种树苗播种子这一曲折又是两三年,这是去做一个很原始很原生态的一个基地过程要经历的事。

这段过程被他轻描淡写地简略成打怪升级,高展说大凡要有所成事,并没有简单的,所以不用刻意去描述困难,

转眼就到了15年,枣树也慢慢有了小规模。也慢慢摸索出如何打理他那块地的心得。农业需要因地制宜的,它不像工业,把机器设置好就可以去生产,需要结合天气、土壤,不同地块、季节、温度、湿度等多因素,甚至每一棵树都是不一样的。根据不同地块制定不同方案,碰到困难就解决困难,遇到技术问题过不去了,就想办法请教有实践经验的农业专家,绿肥的草,从开始荒漠时期的紫花苜蓿到种枣后的毛叶苕子、箭阔豌豆等豆科绿肥(有枣以后,草不能和枣树争肥,根系旺的紫花苜蓿就不适合)为红枣提供氮源;二月兰、油菜等十字花科绿肥提高土壤磷钾含量;安琪酵母食品源有机肥做补充等,摸索出的一套自然循环种植枣的技术,终于在沙漠折腾的第六年收到了2吨的枣。从10年到17年,一级一级地往上升级打怪。17牛,总算是枣有小收成,第一次盈亏平衡,那一年,来了几个出口的大订单,感觉缓过来了。

荒漠变绿洲,从此康庄大道...老天爷会那么仁慈吗?不,在更多时候,它考验一个人,会以相当残忍的方式呈现,2018年,吃了八年黄沙,本以为苦尽甘来的高展,在这一年里遭遇大沙尘暴,遭遇了车祸(老天垂怜这样一个顽强的人,所以后面故事才得以延续)。

对高展来说更致命的是:2018年的夏天,他基地挖的深井水池塌了三个,水池塌了,相当于那时他的天塌了。甚至颠覆了他对这么多年有机农业是不是对的一次思考,能颠覆到这种程度,大概,没有亲身经历,是没办法理解的。历经8年开荒种枣,高展已经把枣树还有土地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样,那份感情,对这片土地这片枣树的感情,已融入他的血液里。所以看到树、还有枣就缺水状态而无能为力、无助,是非常非常难受。重新引水不就好了吗?说这样的话是对新疆不了解的人才能如此轻易说出口。夏天,新疆那么干旱的地区,缺水程度你很难想象的。而且,水资源是国家资源,不是你想马上挖井就能重新挖的。每天不断去跑手续,还要想办法从各个井区引水,夏季是用水高峰期,谁都缺水。“那种感觉反正我形容不出来,感觉就是无能为力,但是还不能放弃,不知道怎么解决还是得去解决”,高总描述着当年那个状态的感受,“现在有时想想那会咋过来的,那会真的是最难的时候都没这样过,那一年后来想起这个事儿,真的我现在都想不明白我是怎么扛过来的”。

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当他熬白了头想尽一切办法去解决水源的同时,竟然神奇地发现:从10年养地开始没听过种植绿肥植物,在这个生死攸关的关头发挥了生命奇迹:满地覆盖的绿肥,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最终,枣树活下来了,不但活下来了,当年也只减产了40%,这在缺水的沙漠里,简直是一个奇迹,“要不是这个绿肥,在新疆干旱的沙漠里一个夏天没有水,我估计我的树都死完了,更不要说做果了。”没有白走的路,没有白种的草。我们没有亲身经历沙漠化绿洲。

杀不死你的,终将让你强大,经历了重重困难、重重考验后,终于到19年,18年之后,慢慢的,所有困难感觉不再来找高展了。面对很多困难后,慢慢有了足够坚强的内心。也和这片沙漠,找到了和谐共处的方式,

蜗牛:

你做有机红枣,你家里支持不,17年以前砸进去的4000多万,是家里的支持还是自己挣的钱?

高展:

资金大部分是我自己挣的,家里支持一小部分。但是,家里对我其它帮助很大。

因为我也是比较有自己的主意,我决定做这件事的时候,我爸没有发表意见,就说你想做什么你可以做,但是有什么问题你自己解决,就是这样,其实从我做项目的时候,他就一直这样做的,我问他这个事怎么解决,他会告诉我自己想办法。

最后他说你要是没钱了,你就给我打电话。其实这在某种程度上给了我后盾的。支持,但是又让我自己去摸索,无形中培养一套我自己应该怎么去处理事情的一个逻辑,我觉得这个是家人给我最大的一个支持。

这些思维训练才能让我在面对沙漠开荒这么难的事情,能一步一步走下来的原因。

蜗牛:

所以你做企业,比如说做成熟企业对你来说更得心应手(至少比种红枣更擅长)

高展:

嗯,是的,我当时做项目,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非常容易,他们觉得我做有机都能做起来,也比较容易相信我,觉得我这个人踏实,处关系他们也没有压力,就做得很好,我就把技术都了解透,用所学,比较来说,项目上的管理对我来说就很简单,同时领导又比较信任的话。

毕竟我学了那么多年企业管理,如果是放在一个正常化的企业组织里应该会好一点,因为去种地,我们要管的都是农民,你需要开发出一种新的与农民打交道的方式,打交道其实是管理的一种方法,要管理,要用他们能接受,用他们能理解的一个方式,因为他们有没有说像马斯洛需求几个层次。你去激励他,必须让他觉得在这干得开心我就干,或者觉得你给他钱还可以,工钱还可以我就干;有很多因素跟我们管理那个企业是不一样的,再加土地是需要因地制宜的。所以我是觉得做项目做企业那些事情是挺简单的,特别是和沙漠开荒种枣比起来起来我觉得特别简单,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说,挣钱的话,可能做项目做企业,比做农业要容易。

蜗牛:

虽然说没有做你擅长的,可能从功利角度来说(比如挣钱),是有点屈才。

但是如果说长远来看,它很有意义。

高展:

我也觉得很有意义(笑)。

我去年想了一年,我觉得我的价值可能不一定在于一些技术,可能是这个红枣行业,我能作为一个良币,不被劣币完全驱逐掉了。其实现在国内很多深加工企业对原料有很高的要求,包括一些母婴产品很高标准的企业,他们其实用的都是我的原料,所以在某种程度上,会让他们觉得枣还有好的,还有能达到他们标准的,让他们在心里面会有一份希望在。我觉得就像前几天他们说我可能是我们做有机的做的比较坚持或者比较纯粹的那种,它也会像一个行业之光一样,哪怕它很微弱,但是它还是一些人的光的。

我是通过整个我们从我的基地到我的生产,到我的客户,我觉得我是能感受到的这种我还是有价值在存在的,所以我肯定要坚持做这件事

蜗牛:

我们有一些店主、一些朋友,他们说好想来见见你那种感觉,就是有一种..

高展:

感觉是有一些互相能吸引的地方。

蜗牛:

对就是这种相互吸引,他们属于很纯粹喜欢,喜欢很纯粹的那种感觉。

高展:

其实如果是比较理性或者知性的,我讲了一些技术上的或者一些整个农业整体性系统性,这些东西,我觉得大家是能感觉到的,就是你经历过之后才会有一些这样的感触,或者是一些东西能分享出来给大家,这是一种共鸣。

蜗牛:

对,那些人应该是能够get到。

高展:

对,其实我最近也在想,我之前我就觉得做了这么久,好像也没有做的比较好的地方。

其实通过跟你们聊天,我也发现我一直可能就站在我自身的角度,而没有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一些我在做的这些事,如果换个角度来说,它真的是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或者很有意义。

蜗牛:

对,应该是这么去理解,我自己是觉得,中国文人一直以来,因为你在河南你也喜欢传统文化,你应该能明白,自古以来,至少在明朝以前,中国的文人其实有很纯粹那种,其实一直有的文人风骨那种。

本质上就是文人风骨,比如说当国家需要的时候,它是作为一种精神能够愿意去做一些承担一些的那种中国式文人风骨。你单纯、纯粹在做有机这件事情上,我们觉得你是有那种纯粹风骨的。你还有一套做有机系统的思考。

高展:

确实是做了这么多年的有机农业,也应该是选择最难有机农业之一,经历了很心路历程。经历那么多困难我还在走,继续前进,而没有被动摇。我觉得这个过程就会给我带来那些总结性的思考或者是更成熟的一些东西过来,如果说我走着走着没走下去,或者是有其他的一些情况发生了,或者没有一直坚持下来,可能这些思考就不会成立,现在这样的一些整体性的东西可能就改变了。

所以一件事情,我觉得它是有很多因素组成的,而只有这些因素综合走到后面会形成

蜗牛:

就是水到渠成。

高展:

其实很多人劝过我,去做一些普通枣再做些高品质这样的组合。如果这样做的话,真的普通枣可能就占到我们业务的80%。我们就可能做的比较比较大一点。

蜗牛:

这一点我可能不一定会这么去理解。

过去十年,你确实没有看到,很纯粹去做,它理应会达到的某种境界。

但是就如你前面所说的,越来越多的人是越来越能尊重你,能意识到你的价值,这些积累就是一颗颗种子,它是现在很缺乏的一种纯净种子,很珍贵很宝贵的东西,它会慢慢展现出它的价值。时间的玫瑰,回来的。

当有一天突然间大家慢慢都意识到有机很重要的时候,别人他要重新开始的话,至少比你晚10年对不对?你走过的路走过的积累他们也需要积累。你越花精力越花心思专注在一条路上,是越难有竞争对手能够短时间里面做到,像圣牧,虽然它的业绩实际上也不算好,至少从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来说,其实没有达到投资人或者说很多股民的一个期望。

但是如果你把它和以色列农业发展作比较。我是真的是从了解以色列的农业的时候,觉得很多人对圣牧的估值是偏低的。


圣牧再造一个以色列农业,我们从理想化去讲是有可能,他没理由被低估,但是它需要一个进程一个过程,它整个生态如果建好的话,种有机的其它产品其实也是ok的,不单纯只有养牛,而是能做一个很舒服的生态,就是在圣牧我觉得是ok的,它是可以有更高的一个估值,类似像这种道理。

不是其它企业说也找一个沙漠,也能用个5年时间就能赶上圣牧。你的红枣在红枣领域,是有相通的一个道理。

高展:

是,并且我真的是觉得我们那些要求比较高的那些客户或渠道,用了我的枣后,想再换其它的枣很难的。

蜗牛:

所以这就是信任,远方老师一直说信任这种东西最难最难的。

比如你如果要种一些80%普通枣,业绩上,当下可能看起来更好,但是你的精力毕竟被分散,精力它一定是分散的。

先不说初心变或者说初心没有变,但是你精力就是被瓜分走了很多的。

高展:

是的,这样坚持挺好的,所以一些事情真的就是上天注定的一些事情。

“天选之子吗?”“没有,没有”

蜗牛:

你老婆也是博士吗?

高展:

博士后

蜗牛:

你们家有三个博士后,三个农业学博士后。


高展:

对,所以我做农业在寻求技术资源上还是有一些优势在,我妹夫已经是青年教授了。

不过,院校专家,有个话题我想聊一聊。
他们是专业性很强的,但是他们的专业与实践,与中国不同地域或者针对不同地域的实践是有一些距离的。因为最专业的这些专家一般都在比较上面的这些单位,而通过下边这些单位来执行一些科研的项目具体基地推进,理论和实践是有一些脱离的。在国外,科研人员会在企业里去工作,企业是能得到市场需求反馈,根据这些来做一些应用型的创新的或者是科研型的一些研发工作。而在咱这反正就是你科研企业是企业,在国内,领域专家与实践的结合是有缺失的。

这里表达只是想说做农业,特别是有机农业,你想做真有机,是农场主也好,或者是有机农场的负责人也好,必须要自己去结合因地制宜去做技术,你得了解整体性,然后把再给拆分,后期再请技术员或者请那些专家把这些拆解的部分给到给他们做他们专业的事。如果你只是想着我请一个农科院专家或是农业大学专家过来指导,可能会碰到这些问题。

另外,如果只是找别的地方过来的有很多种地实践经验的这些专家过来(农民专家),他们缺乏理论去结合过往种地经验,碰到两块地不一样的情况,他过往的经验就会失效。

所以为什么我一直在强调农业整体性,就是你得有整体性去思考才能种好。

蜗牛:

所以你既不是农民也不是农业专家,反而就没有这个约束。

高展:

我有时候在想,我这农民不像农民,企业家不像企业家,书生又不像书生,怎么定义我自己。我身上就是书生气挺重的,但是我又在做农民做的事,然后我也在相当于做一个企业,我们做的比较小,所以我有时候觉得我也是比较多面性的,对不对?

也不知道哪个形象更符合我这样的。

蜗牛:

实际上应该说企业家本身它是一个多维度的。
你见了很多优秀企业人后,你会相信:做自己这句话,真的每个企业家他都不一样。

做得很优秀的企业家一定带有很大的自己性格上的东西。

我个人的理解,优秀企业家他都是自己做自己,就是他擅长的那种能发挥,你可以看像我们旅游群的人也是性格都不一样,但是做得很出色的,都有共性,都能做自己,做自己擅长的。

高展:

我认同。
以在我性格的基础之上也结合我这些经历,然后我在做,再按这个方向去按我的想法去做,这样也可能换一种性格的一个企业负责人可能就不一定会像我这样做了,所以我觉得你这样说我非常同意。

说到这里,我就觉得老师特别聪明,老师就跟小芳就说,高展直播就让他就去做专注就行了。

我还没去的时候,老师就说这些,我觉得老师真的是大智慧,真的是他能知道每个人的特点。咱们的这些供应商的每个负责人的一些特点,根据供应商个人特点可能就能推出来做这个事儿靠谱不靠谱了。

蜗牛:

老师他以前一直会强调一点,就是喜欢跟创始人聊天去感受,他见的人多,洞察力各方面是很强的,就跟你一坐,有可能就能感觉到你做事能不能靠谱,或者说你做东西会不会有可能去超越他希望这种。上次我们葱油饼也是很有意思,葱油饼很好玩,在农村他的老家,那个村子其实很普通,他那个工厂跟他们村其他房子也没啥区别。所以老师第一反应不会是作坊吧,连进去都不进去看后来看了,然后再坐下来聊,聊完之后,他就马上在导师群里面说,你们可以放心这个产品,他是一接触能get到的话,就能很干脆很直接就开始干。这种是阅历,可能也是天赋,洞察力。

高展:

所以其实企业家他们是非常聪明的,他在选品的时候,有时候甚至不用去基地,他就能感觉到。

蜗牛:

你能在枣行业里占据一席之地还是很牛的。

高展:

行业我估计可能有点难,就有机这一块我觉得想持续做能做到有机枣,就是细分板块的一个品牌企业。

蜗牛:

欧美的很多农业品牌做的很好,他们的意识可能更早,很注重环境和可持续发展,在国内,要做大,他们走过的路也是我们必经之路。甚至你看连肯德基这种油炸食品的都天天来讲环保等,它对生命或者说对地球可持续或者说能延续,它就是一个必然之路。

高展:

所以我觉得后边肯定有很大空间的,因为中国在复兴的,中国的产品也在更多的复兴,其实这两年我们新增的很多客户挺有意思的,做红枣咖啡,给我们的一杯咖啡里加一条枣泥当糖了,不加焦糖了,加一条枣泥,枣泥咖啡,他奶茶里也会加枣泥,所以其实这些都是要在蹭中国元素的一个热点。

蜗牛:

一方面是热点,另外一方面,我们应该说工业发达时代,它用化学工业可能弥补很多数量上不足,你数量上来之后,它实际上还是得回归到本质上,能从土壤来的这些东西。所以你们有机枣,你不用纠结了。

高展:

我现在都不纠结了,我现在不会再纠结这个事情,行不行,或能走多远或怎么着,因为我现在的内心是我要坚定去做真有机的红枣,并且我一定要把这个事做成。

我现在内心的坚定,是不管在我有多大的利益或多大的一些外在的因素去影响我,我内心都会非常平静,一点波澜都不会有,我会坚持做这件事,继续往前走。并不会像以前一样,可能还会觉得这个红枣挣钱太少了,太慢了等。那会有这种感觉时会找是不是自己的原因,但现在我真的没波澜了,认定了后很平静。

蜗牛:

你做的这种让别人能看到光,能看到一种榜样或者看到一种可能性,你会带动很多,你有可能不一定说是红枣里做成最大的,也有可能后面别人比你做的更大,可能性都有,但是这不是重点。是这条路你走明白了,让别人相信走这条路也能活得很好,很多人就会去走这样的一条路,走种有机健康红枣的路,这样的话它对整个枣它是有贡献的,或者说对中国农业是有贡献的。

这一点我自己对远方好物也是这样去理解,远方好物它走的其实很简单很纯粹。就是好产品,然后价格又很实惠。让你们有机会去享受这种好的产品带来生活的改变。一旦享受过这种生活,你会慢慢喜欢上这种好品质还不贵的生活。他是给你一个机会帮你挑好,你就能简单享受到,让你相信这种生活是可行的。有可能远方好物,后面其他平台也效仿,都有可能,但它不是重点声音。

高展:

我觉得远方好物在颠覆。

并且其他平台他们都在学,但他们的那种模式,如果这么低的价格他们支撑不了,不学他们会被甩的越来越远,其实很多平台他现在有这种焦虑感,我们作为供应商都能感知到这种焦虑感。

蜗牛:

真的,这种他其实挺难模仿的,为什么?

远方好物,对,它的核心是供应链是没错,但它真的不仅仅说停留在供应链,而是远方老师他这10多年带出来这批信得过他的徒弟,所以它有一个基本盘,是其他人没有办法复制的。我不是说其他的没本事,而是能够这样死心塌地这么慢,这么苦也愿意跟下来,其实是很难的。很多平台它实际上是以利益驱动那种,用钱砸补贴等,就这样砸,你很难就跟着一起去干去做很苦的事情。

远方老师他这10年的积累,他有这样的一徒弟愿意信他。这个是我个人理解成其他人真的没办法复制的一个点,所以他去做颠覆原有的一些商业规则,他能够做到,其他人不一定能做到。纯利益驱动的东西,一旦利益失衡就容易崩溃。

一旦远方好物这条路趟通了,其他跟进者跟进或资本跟进,这个是可能的,但是已经不是重点,重点以后生活上买东西,生活更美好,更纯粹,这一点,远方好物,在历史上会留下印记的。

高展:

确实是,现在我上远方好物买东西成了一种习惯。

蜗牛:

很放心,而且真的很放心。


高展:

确实是方便,并且种类多。

蜗牛:

对,所以你的红枣跟远方就有异曲同工那种带动一个行业。

高展:

这些都是你就像你说的要想模仿或者超越他要,把这个时间补回来,对并不容易。

一般之前他们有这种不差钱的这些上市公司,他们为了做一些收购这些原料公司。他们有人试图跟我谈过收购,他们就想的很简单,拿钱买时间。也有人想出钱买我们的地

蜗牛:

他们开价多少。

高展:

我都没去跟他谈,还没谈到价,当时觉得给他们就完了,我是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去经营,对他们来说可能他们的一个筹码、一个棋子

蜗牛:

你们枣的产品后续在开发品类一般都是根据用户的新的需求?

高展:

我暂时不想再开发新产品了,我不想再开发比较偏初级一点的,我想做一些有深加工的,类似于有提取物,因为红枣里面确实含有一些很好的营养物质。

我现在还没有加工或开始一些研发,后续可能会有一些合作。

高展:

现在思考东西比较多,然后不能再想着做太多品,这样也是会消耗太多精力,所以想着还是在有机枣行业里做一些持续性的或者能颠覆性的一些产品,也一直有这样的思考,当你有这样想法的时候,你才能有可能把这件事给做成。因为我们的有机枣里边的营养指标确实很高,环磷酸腺苷、皂苷等等,很多物质研究都论证过,对临床有很大帮助的。所以想从这些角度去深挖,把一个产品做透。

我们古代中国人都很智慧,他们当时入药的红枣必须要干,越干的枣,越是自然成熟自然长干的枣,它的营养物质越多,我们之前提取的一些物质测试过确实非常好。

蜗牛:

做农业真的像你这样的话,农业可以做的很有价值。

高展:

让他们发挥更大的价值,当然不是说(咱先抛开它)提取之后它的溢价更高,最起码提取之后它会作为能更高维度的产品对人是有更大的帮助,给更需要的一些人。

蜗牛:

你这样的做农业,你这样做,前面用了很长时间(10多年)积累,但,你做的农业可持续持续,有美好可期待。

高展:

我们也要认识到我们的产品的优势在哪嘛,如果我们能做一些更好的工作或者一些更好的规划,他能给人带来更大的价值,我们为什么不去思考这些事时候?

蜗牛:

你们的枣我碰到一个矛盾点,我们在找中宁枸杞,在找焦作山药的时候会提到道地的时候,你的枣我发现这个道理用不上。矛盾在哪里?道地药材是它有营养,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那里的土壤让它拥有的营养。

高展:

我提一点我的看法,道地道地,他是说在几千年前是道地,但是现在这个地还是不是道地。几千年前,比如说灰枣的产区,新郑肯定是道地,但是现在新郑变成啥了?他能种出来原先那个枣吗?

还有可能,以没有摸索出来在新疆种枣,所以他就不知道新疆枣是不是道地的,我觉得这可能也是一方面一个。

蜗牛:

这一点很有可能,新疆那时候离中原很远,所以中原的药材里面它是没有或者很少包含新疆那边的研究。

所以新疆那边像枣种出来,它也能达到那样的一个营养物质,药效它一定是营养物质,核心在要么当时新疆他没研究。

高展:

有时候,离开系统去考虑,很多问题就解释不清。

蜗牛:

有一点,如果要阐述一个理念,你需要用一套逻辑去支撑,逻辑本身它是有道理,一步一步走,不是说我张口就来,比如你的枣,它为什么好,它就是营养物质,比如像皂苷、环磷酸腺苷比较高,是因为这些营养物质,这种就属于很有逻辑支撑。存在的东西它有一套严谨的逻辑系统。

高展:

但是它物质不提取是检测不出来的,我们枣提取过,也有很多文献支撑,就是干度越好,这个环磷酸腺苷是越高,我们都有文献。

蜗牛:

你有研究?

高展:

对,我有找那些文件,我当时是想着为什么药典里面会要求干度必须是13以下的含水量,并且还说的是含水量越低,它的入药价值越高。你想古代那些肯定是自然成熟,自然种。枣分鲜枣和干枣,鲜枣的品种,干燥的品种,只要是干燥的品种,在古代肯定是自然长干的,所以古代人就很智慧。

药典也有把枣怎么入药怎么剪开或怎么弄说的很明白。

蜗牛:

你这个新农人要懂科学,懂传统文化,要学习要思考...新农人越来越多,然后他们就会形成新的一个体系。

高展:

现在其实也有不少新农人的,我觉得以后肯定会越越来越多的人会从事农业,因为国家政策也会在这方面导向。你现在在农村看还有人吗?还有人从事农业吗?现在特别是内地的中西部这些地方,没有年轻人都是老年人,你让老年人去做农业,他没办法适应现在的节奏或者面对现在竞争。

蜗牛:

我觉得其实挺好的,每个时代它在变化,以前是靠经验,靠劳动力,当劳动力越来越缺乏的时候,新的科技它自然就崛起。就像你种枣,用了很多新生物技术,正统的科技力量,人文的思考,生态的思考。

高展:

我现在相对还是劳动密集型,我在摸索更适合能用更少劳动力的一个方法,现在那个地方精细化管理还不能全部用。

首先除草,用机械的话就会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边太干了,机器除草沙土全部带起来,带来灰尘,枣花正开花以及做果的时候,灰尘会影响做果的。因为蜂蜜花蜜上带灰了,就会影响授粉的。沙尘暴是天灾我们没什么办法,但我们不能人工再去给他增加困难。

另外像我们树枝精细化的管理也是没办法避免用大量人工的,但是肯定有一些会比传统农耕的会好一些。比如像精准滴灌,我们会借助一些机械,或者我们会改良一些机械,这肯定会好一些。

因为我们用工多,主要是因为有机,如果非有机的普通枣,我觉得我用我的管理方法或这些现代化的工具进去,我的用工会比他们用的少。但我只要做有机。

但我得去尝试不断改进,太依赖大量的人工的话,会非常麻烦,特别是现在整体行情,农村劳动力越来越少,提高效率也是必须的。

我现在也在尝试把我的有机枣能做到更少的去人工干预,我觉得是可以做到的,古代它没有这种精细化管理的时候,它用朴素的生态也能做到,所以还是要从古人的智慧去寻找一些事情。

我在做很多产品上,像最早葛洪抱扑子那边药理提到芝麻丸,就叫枣糕和丸,就是枣和黑芝麻合丸复制,所以里面其实都是有枣的。有时候我们中国古代人这些智慧我们要多多学习。

像古代的树,比较大的这种树,就没办法去人工干预,但是也扛过了病虫害,它也能有产量,所以我们现在就在尝试这样的一个方法。

蜗牛:

你这么说,我想起来小时候上一辈传下来那些果树,的确从来不需要去管,不需要去干预。

高展:

这就像我说的与一个小气候有关系,我给你看的视频你有印象吗?你听听我的地里有多少种虫,那样声音得有多少种虫在那里,他现在不吃我的枣吃我的草,所以我的草除一半留一半,留的是给虫子吃。

蜗牛:
所以你要继续扩大吗?

高展:

当然我要做的话,肯定要它面积足够,足够能形成,我说小生态,昨天也说我小生态可能我改变不了气候,但我能改变我的有机基地的整体生物链的一个生态。

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重新遵循古人的质朴,做到农业本身该有的一种农业的方式。

蜗牛:

你说是没错,它是一个生态,因为至少有一点我很确定小时候鸟就很多。

高展:

我那片枣基地出现过黑天鹅啊。

去搜搜黑天鹅是什么,我的地里你知道,我第一次见我地里有蛇,是15年左右,新疆沙漠见蛇,他们都没人相信,可是真有,我只是当时也没有拍照。现在去现在经常有蛇,没那么经常,就一年你会见个一两次两三次,沙漠很旱啊。所以这种证明生态是对了啊。有一次见到黑天鹅,我还以为是乌鸦,他们就说是黑天鹅,黑天鹅跟天鹅是一样的,黑天鹅也是很稀有的。

所以挺有意思的这些东西。

蜗牛:

乐在其中了。整个生态完整的话,一般是能生存下来。

高展:

果树是多年生的,它农业里,链条是最高的,就像动物链里的狮子。所以果树比一年生的这些作物,它寿命更长,所以它对生态的要求可能会比那些作物更高,它对生态的保护也会比那些作物更好,当然前提是你形成的一个生态,我不知道我说这里面东西你能明白不明白?

就是说其实你形成一个生态之后,你的果树对生态的保护作用比小麦对生态保护的作用大很多。但是,同样果树,它对生态的要求,想达到以前古代那种自然状态,它比小麦的要求会更高。

我觉得是这样的逻辑,也是我做这么多年的农业我感知到的一些东西。

蜗牛:

所以你从事农业,不但从农业里面学到很多农业知识,也学了很多现代科技甚至把上下五千年的智慧,你也把他从书本里找回来了。

用你这个思维和思路里去做突然相信,比如:中国全部回归有机的话是能不能养活我们中国人?

高展:

我跟你说,肯定是能养活的,只是说中间有很多因素,很多路要走。

蜗牛:

这个很重要的,因为我们远方如果要强调要推有机的话,有机能够有利土壤,有利后代有利长期,有利地球健康,你得先解决一个问题:有机是能养活我们。因为化肥能够长期被允许生存,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需要用产量来养活这么多人。所以如果有机能足够养活我们,全力推有机就不会有障碍了。


远方好物随军记者蜗牛

2022-7-5

微信图片_20220705201352.jpg


郑重声明:喝茶属于保健食品,不能直接替代药品使用,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谨慎食用,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上一篇:张宝山山药粉

下一篇:八珍铺子头道黑糖姜枣膏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溯源有机红枣-
返回顶部